我在核磁上,看到脑出血的一生……

10 1月

当患者发生脑血管事件时,住院医生应该怎么办?

为了确诊患者是否存在出血,一般医生会在急性期先做个 CT,确定是否存在脑出血。

不过由于 CT 上无法看出脑出血的病因,尤其是动静脉畸形或者肿瘤,这些在核磁上会有特殊的表现。所以临床上一般等病人情况稳定后,有经验的专科医生一般会要求再做个 MRI(核磁),进一步明确脑出血的病因。

但核磁脑出血的读片是个问题,不同时期的脑出血会导致血液的不同状态(「氧合血红蛋白」、「脱氧血红蛋白」、「高铁血红蛋白」),而不同的状态会导致不同的核磁影像学改变。

你对脑出血的病理生理学还有印象吗?知道不同时期的脑出血在 MRI 上是什么表现吗?

别急,今天给你讲一个关于脑出血的故事。

 

脑出血的一生

一根平时表现很好的大脑血管,有一天突然破了,血浆哗的一下流出来,裹挟着不明就里的红细胞。

红细胞们不开心,因为之前他们都住在氧气满满的血管里,满腔氧合血红蛋白。那时的他们天真烂漫,自由自在,没什么顺磁性,对核磁根本不影响。

我在核磁上,看到脑出血的一生……

正常大脑 MRI 影响图

左为 T1 信号,右为 T2 信号

可是现在,一切都变了,氧气满满的血管没有了,他们被迫流落到没什么氧气的脑组织、脑室、蛛网膜下腔中。

现实就是这么残酷,满腔的氧合血红蛋白根本保不住,一点一点变成脱氧血红蛋白

红细胞们挣扎呐喊,他们不能就这样屈服于现实,即使没有氧合血红蛋白又怎样,他们要顺应形势,做时代的弄潮儿,发出属于自己的信号。

他们利用脱氧血红蛋白,干扰 T2 弛豫时间,在 T2 像上留下自己的痕迹。

我在核磁上,看到脑出血的一生……

脑出血急性期

核心区域 T1 等信号(左),T2 低信号(右边)

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,氧气越来越少,即使脱氧血红蛋白也保不住了。

这真的就是他们的命运吗?所有脱氧血红蛋白都是不甘而愤怒的,他们牢牢抱成团,以此抵抗命运的不公。可即使如此又能怎样,抱成团的脱氧血红蛋白在命运面前仍是不堪一击,他们从外到内,慢慢变成氧含量更少的高铁血红蛋白

红细胞们想,世事如此艰难,他们已将氧合血红蛋白变成高铁血红蛋白了,命运或许会对他们仁慈些吧,他们改变着 T1 信号,试图让命运听到他们的心声。

我在核磁上,看到脑出血的一生……

脑出血亚急性早期

T1 低信号核,高信号环(左),T2 低信号(右)

昂首问苍天,苍天饶过谁?命运的大手一把抓来,所有的红细胞都碎了一地,高铁血红蛋白散落着,哭泣着,茫然四顾着。

即使妥协如此,难道还不能逃此厄运?那么,呐喊吧,扼住命运的喉咙吧,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,他们要发出最强 T1 / T2 双信号!

我在核磁上,看到脑出血的一生……

脑出血亚急性晚期

T1 高信号(左),T2 高信号(右)

命运震怒不已,这些轻贱如蝼蚁的红细胞,居然妄图改天换地,哼,不过是蚍蜉撼树罢了。他派出吞噬细胞,做最后的清算。

一夕之间吞噬大军碾过,没有一个血红蛋白逃脱,他们被吞噬,被降解,变成一个个如行尸走肉般的含铁血黄素

他们从未如此顺从过,如此屈服于命运,没有什么可以发出的了,T1 与 T2 都暗淡了。

我在核磁上,看到脑出血的一生……

脑出血慢性期

T1 低信号(左),T2 低信号(右)

含铁血黄素就这样沉默着,站在那根血管破裂的地方。这就是与命运抗争的结果吧,就这样归于平淡,一天,两天,一年,两年。

不不不,即使现在平淡又怎样?当年的我们一样辉煌过,这样的起起落落,最终归于平凡,不才正是人生的真谛吗?

 

从故事到知识

好啦,故事讲完了,那么脑出血的病理过程和在核磁上的信号变化是否也顺带记住了呢?(别说你看故事看的心潮澎湃,还是不会看 MRI!)

整理汇总一张核磁上的脑出血信号变化表:

我在核磁上,看到脑出血的一生……

脑出血核磁读片必备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