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Rathke’s囊肿
Rathke’s囊肿壁由柱状及立方上皮构成,囊液可为粘液性,也可为浆液性;因此,在MRI上信号多样。当囊肿内蛋白含量低时表现为T1WI低信号,T2WI高信号。当囊液内包含游离血红蛋白或高蛋白成分时表现为T1WI及T2WI高信号。当囊肿内包含非常高的蛋白含量,可表现为T1WI高信号,T2WI低信号。注射对比剂后,通常可见到一环状强化灶。约70%的Rathke’s囊肿位于鞍内及鞍上,25%位于鞍内,5%完全位于鞍上。

病例1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冠状位T1WI增强、冠状位及矢状位T1WI示鞍区一低信号囊性肿块,边缘环状强化,并向鞍上延伸

病例2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冠状位及矢状位T1WI示鞍区一高信号肿块,向鞍上延伸

病例3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冠状位T1WI示鞍区低信号肿块向鞍上延伸,冠状位T2WI示呈高信号

脓肿
垂体脓肿是一个罕见疾病,临床表现通常无特异性。垂体脓肿可发生于正常垂体;或发生于原发性垂体病变基础上,此型较少。其在MRI T1WI及T2WI上信号各异,可能与其内的蛋白成分相关。增强脓肿壁及残留的垂体腺可见强化,且通常可表现为不完整环状样强化。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矢状位及冠状位T1WI示鞍内及鞍上一高信号肿块,蝶鞍扩大,视交叉受压;冠状位T2WI呈高信号;矢状位及冠状位T1WI示鞍内及鞍上病灶呈不完整环状强化

动脉瘤
颅内动脉瘤分为囊状和非囊状,取决于它的形态和病因;非囊状动脉瘤通常由动脉粥样硬化、创伤和真菌所致,呈纺锤型。囊状或浆果样动脉瘤被认为其发生有几类解剖学特点,不同于其它类型颅脑动脉瘤。典型地,囊状动脉瘤出现在主血管的分叉处或沿着主干走行曲线区,或者如果曲线不存在,则指向流动方向。The incidence of intracranial aneurysms is increased in patients with connective tissue disorders, 结缔组织病患者中颅内动脉瘤的发生率升高,例如Marfan’s综合征,Ehlers-Danlos综合征, 多囊性肾病,主动脉缩窄,颅内动静脉畸形。囊状动脉瘤最常见于前交通动脉(35%),其次为颈内动脉/大脑后交通动脉(35%),大脑中动脉(20%),基底尖(5%)或其它椎基底动脉(5%)。

直径超过2.5cm的动脉瘤被称为巨大动脉瘤;相比小的动脉瘤,巨大动脉瘤治疗相关的发病率及死亡率增加。巨大动脉瘤约占颅内动脉瘤的5%-8%。 约25%的巨大动脉瘤表现为蛛网膜下腔出血,其余的表现为局部占位效应及紧随的视觉缺损,颅神经功能障碍,偏瘫,癫痫或头痛。巨大血管瘤内可见血栓形成,当巨大动脉瘤内血栓脱落形成栓子阻塞小动脉时可导致中风。60%的巨大动脉瘤发生于颈内动脉,10%发生于大脑前动脉区,10%发生于大脑中动脉,15%发生于基底动脉尖,剩余的5%发生于椎动脉。

病例1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矢状位T1WI示鞍区混杂等-低信号病灶,横断位T2WI示鞍区一圆形病灶,中心高信号,周围低信号

病例2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脑动脉造影提示鞍区动脉瘤,横断位及矢状位T1WI示鞍区及鞍上肿块灶,中心低信号,周围环状高信号;横断位T2WI示呈混杂信号

颅咽管瘤
组织学上,颅咽管瘤可分为三种类型:成釉质型、乳头型和混合型。成釉质型主要见于儿童(92%-96%)。大体上,肿瘤通常有实性和囊性成分,组织学上,囊液通常描述为“曲轴箱油”,因为术中外观通常表现为黑色及油腻。乳头型颅咽管瘤更常见于成人,其分界清晰、纯实性肿块。 在MRI上,肿瘤实性成分的不均匀表现为不同类型的强化,而囊性成分可以由包含脱落的角蛋白,细胞碎片,胆固醇晶体和溶液中的脂质,血液制品和蛋白质的类似上皮细胞而在T1WI及T2WI上表现为不同的信号特点。 偶尔,颅咽管瘤内囊性灶可出血。

病例1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矢状位及冠状位T1WI示俺去囊性肿块向鞍上延伸,压迫视交叉

横断位T2WI示呈高信号,冠状位及矢状位T1WI C示肿块周边及右侧结节状强化

病例2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矢状位T1WI示鞍上区高信号肿块,注意囊肿内见液-液分层;T2WI呈高信号

病例3

4种鞍区囊性强化肿块影像表现

矢状位及冠状位T1WI示鞍内及鞍上区一稍高信号肿块。增强示环状强化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