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
图1 增强扫描动脉期示肝脏体积缩小(箭),被膜不光整,肝内见多发不强化小结节。
图2 门静脉期示肝胃之间及脾胃之间迂曲扩张的血管影(箭)。
图3 MIP图示脾静脉、肠系膜上静脉汇合成门静脉,门静脉起始部增粗,左上方迂曲扩张的血管影(箭),门静脉中远段及左右支变细。
图4 VR 图示门静脉左上方迂曲扩张的血管(箭)一直延续至脾门旁。

图5 MIP 图示门静脉左上方迂曲扩张的血管(箭)一直延续至脾门旁与左肾静脉相连。
图6 2015年7月18 日CT 示左肾周及左肾盂积气,左肾周渗出、积液、左肾周筋膜增厚(箭)。
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【病例】Abernethy畸形并左肾自发性破裂一例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